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爱情故事大全 > 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> 爱情曾经来过 正文

爱情曾经来过

2018年03月01日22:36:31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由于天气冷,晚上来大桥下贴手机膜的人越来越少。吃晚饭的时候,树叶问郑水,还受得了吗?郑水点点头。他没接树叶递过来的包子,连看都没看。他知道,如果他看了

由于天气冷,晚上来大桥下贴手机膜的人越来越少。吃晚饭的时候,树叶问郑水,还受得了吗?郑水点点头。他没接树叶递过来的包子,连看都没看。他知道,如果他看了包子并且推辞,树叶会逼迫他吃。他不想吃树叶的东西。树叶的日子过得连老家的姐姐都不如。姐姐至少还有他这个在济南当医生弟弟,而树叶在济南啥也没有,只有她自己和那一筐手机膜。

郑水晚上来大桥下贴手机膜快一年了,是今年从老家过年回来开始的,算是“兼职”。如果姐姐知道自己下班后居然跟她一样,蹲在路旁贴手机膜,不知会不会疯掉。姐姐是个性子急躁的人。她什么都干过,卖烤地瓜、爆米花、茶叶蛋,摆地摊卖“十元钱两件”……直到两年前给手机贴膜,才算有了“正式工作”。郑水在医学院的学费就是她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挣来的。老家的县城不像济南,有专门贴手机膜的地方。姐姐只能端着一个纸盒子,天天跟城管打游击。今天蹲这边马路旁,明天坐那边大树下,还硬是没让城管抓住过。可时间长了,城管认识她了,也就盯上了她。那天,她正在路边给一个女孩的山寨机子贴膜。刚贴上,还没刮平呢,一抬头,三个城管已经站在了她身边。女孩夺过手机跑了。姐姐不慌不忙收拾地上的东西。城管围在旁边漫不经心地瞧着她收拾。姐姐左边的城管是个嘴上没毛的小嫩蛋,姐姐就是朝他那儿猛地冲去了。姐姐跑的时候,把盛手机膜的盒子紧紧搂在怀里,那里面不光盛着她的生活,也盛着郑水的生活。济南的房价高,姐姐正在攒钱给郑水买房。这些她还没告诉郑水。姐姐以为这次她又能跑掉,可没想到那么败运,她被右边那个胖城管一个绊子绊倒在地,门牙当场就磕掉两颗,一半脸像变魔术般神奇地肿胀起来。只要不没收她的手机膜,别说磕掉两颗门牙,四颗五颗姐姐也认。那天姐姐破天荒没有骂人,可能因为牙漏气不好开口。她只是紧紧地把盛手机膜的盒子搂在怀里,任凭嘴里断牙的地方源源不断往外冒血。城管没有没收她的东西,只是用手指着她警告说,以后再敢胡乱摆摊子,非没收不可!姐姐连连点头,手背把嘴里的血抹得脸上身上到处都是。城管一走,姐姐转身用冬青上的雪擦了擦手和脸,按按怀里的纸盒子,觉得今天还是赚了,于是有些兴奋。

郑水回去过年时,姐姐的脸还没好。姐夫吸着纸烟瞅了她一眼,对郑水说,这个傻女人啊,拿她没办法。姐姐回了姐夫一眼,我看你才是开公交车转悠傻了呢!要不是下雪把地冻滑了,哪能跑不掉!姐姐掉了两颗门牙,说话漏气,“是”说成“四”,很滑稽。姐姐一个劲往郑水碗里夹肉。郑水举着碗一声不吭地往嘴里扒拉饭,最后用碗把整张脸都盖住了。姐姐和姐夫互相对视了一下,姐姐忽然问,你跟小米的事怎样了?郑水摇摇头,没说话。你告诉小米,咱买得起房子,你姐夫一个月工资三千多了。大明才上小学,还花不着大钱,先打发你。姐夫又在卷纸烟,点头说,是是是,涨工资了,日子慢慢好起来了。

吃过饭,姐姐收拾上东西,让郑水去岭上给爹娘上年坟,也跟爹娘说说和小米的事,让他们也乐呵乐呵。走出很远了,姐姐又追上去,往放贡品的篮子里加了一壶酒。郑水看到,冷风中,姐姐肿得高高的颧骨又青又紫,心里又一阵绞痛。

郑水去诊所买回一些药,让姐姐吃。姐姐白了他几眼,嫌他乱花钱。都好了还吃什么药呀?郑水把药倒在手心,磕进姐姐的嘴巴里,姐姐一仰脖子咽了。郑水自12岁,病秧子爹娘相继去世后,就跟着姐姐,一直到现在。姐姐咽下药,盯着郑水,粗糙的脸盘上堆起一些笑。郑水知道,姐姐又想问小米的事。

郑水和小米是大学同学,在学校时,两人暧昧过一段时间。郑水在济南的医院留下,虽说是个区下面的社区医院,可也多亏了小米的父亲帮忙。小米回到了她老家的城市。她父亲早就在老家的医院给她打点好了。这些,郑水从没有想瞒姐姐。姐姐每次问,他都是一五一十地跟姐姐说。郑水正式去医院报到的前几天,姐姐非要去小米家给她父亲磕头,被郑水拉住了。郑水知道姐姐是个说得出做得出的人。从那天起,姐姐就认定小米是自己家的人了,不光是自己家的人,而且還是恩人。在村里,别人只要问起郑水,姐姐的下一句就会提到小米。

郑水看着姐姐缺少门牙的嘴瘪瘪的,特别像母亲。他想等回去后把姐姐接到济南镶上两颗门牙。

从老家回来,郑水就打听到了这个离住处最近的手机贴膜点。从那以后,几乎是风雨无阻,只要医院不加班,没有手术,他下班后都会过来。这里离科技城近,人们买了手机就跑过来贴膜,每天来的人很多。时间不长,郑水完全能够独立上岗,不用树叶操心了。

树叶是郑水来这里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子。她对郑水带着一种天然的关心和怜悯。她不知道郑水的真实身份。她曾经问过郑水,为什么白天不来?郑水说,白天还有份工作。树叶看了看他的身板,没有猜出来他白天还能干啥。他的身板不结实,不像有力气的样,倒像头瘦弱的山羊。

这里没人知道郑水的身份,也没人打听。不是走投无路了,谁来受这份罪啊!郑水知道,医院里有人出去走穴,能挣很多钱。可他不去,他只想给手机贴膜。他觉得,他干一晚上,等于姐姐一天挣了一天半的钱。最主要的是,这个活离姐姐最近。

上一篇:爱的保险下一篇:抠门情圣
《爱情曾经来过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bestgushi.com/a/xiandai/26405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本站网友 匿名 ip: 223.104.25.*
2018-06-01 10:53:43 发表 [1 楼]
很深刻的故事,值得一读
 
支持[ 0 反对[ 0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