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爱情故事大全 - 校园爱情小说

有没有一首歌让你记得我

  •听见冬天的离开•      第一次见马秋洛伏在窗台上唱歌,我有些恍惚。冬末的阳光从远山的峰巅上倾泻而来,在她的肩上镀了一层迷人的赭红。树上的叶片已经落尽,清风从裸露的枝丫上拂过,若有若无地吹着她的披肩长发。      凉润的薄荷香伴着马秋洛的歌声缓缓飘来。那是孙燕姿的《遇见》。      上课时,马秋洛拍拍我的脑袋说:“哥们儿,往后靠一点儿,我想睡觉。”      我立刻把腰板挺得笔直,尽可能地挡住老师的视线。她轻哼着那首歌曲,嘴里吐出的温热气息如同烈日下的水[阅读全文]

原来,一直没错过

  她感觉喜欢上他的时候,是大一下学期,他已经大三。第一次见面是她和几位同学代表系里参加文学知识竞赛,她站在他身旁,等他打印资料。他转过头微笑着说了一句:“坐下等吧。”她立刻回了句:“谢了,还是站着吧,这样你才有效率嘛。”他哈哈笑了起来:“你还蛮幽默的嘛。”      她准备着比赛,偶尔跟他请教问题。她每次见到他都有种莫名的紧张和不安,但是都掩饰得很好。她知道,自己很普通,站在人群中,一秒钟就被湮没掉。虽然她的文章很美,口才也不错,可是她看到在现实又世俗的爱里,这些略显无力。他是学生会主席,高高大大,[阅读全文]

年少的我们还可以拥有爱情吗

  最近一直在循环宋冬野的《董小姐》,他木头质感的嗓音,让我一不小心就想到一场邂逅,想到河岸边摇摇晃晃的水灯笼,和如墨夜色里氤氲而上的烟雾。      这首歌太过动人,当然我并不否认是我的恋声癖为宋冬野加了分,但更多的是那种与爱情撞个满怀的感觉打动了我。      这种感觉像什么呢,大概是像曾有一天,我在十字路口遇见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孩儿,阳光能融化掉有着大白兔奶糖味道的冰淇淋。他戴一副墨镜,下巴的弧度坚硬而柔软,像太阳的神祗一样光明。就像那一刻心脏跳动的声音,像擦肩而过后仍然在记忆里挥之不去的痕迹[阅读全文]

暗恋是个 念想

  他就在隔壁班,离我很近,又很远,不会时常到走廊上玩耍,只几次我去接水或上厕所,路过他们班,偶然看见他安静地站在走廊靠窗的位置,目光恬淡,不敢过多停留,生怕他看见我,于是加快了脚步,几乎是小跑着回班。只要看到他一眼我就开心,唇边会拘起笑意,几乎要发半天呆才回神。      不知道他叫什么,喜欢什么,成绩如何,性格怎样,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人是我喜欢的类型,就好像初一时,也是见了那人一面,就决定喜欢,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,那时的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。      想象他有一个好听或严肃的名字,两个字或[阅读全文]

因为我在想念一个人

  旁边不认识的孩子问我的眼睛为什么出了汗,我很认真地想了想,然后告诉他,那是因为我在想念一个人。      马木子:沈阳双鱼座女子,看很多书,写温暖的故事,最喜欢写17岁的爱情。      那个女人真胖,市场上卖菜的人中属她嗓门最大,最能抢顾客,她可不是一般的厉害。      她看见我时,眼睛里有警惕的目光,当我说出我要找刘知的时候,她上上下下地把我打量了好几遍,才带着我走进屋子。      屋子很小很黑很闷,刘知坐在一张吃饭的桌子前做习题,他甚至没有看我一眼,身边放着两个拐杖,腿上的石[阅读全文]

西双版纳等不到你

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陆尔,从那以后,她再未打听过他的消息,无论是辜媛还是陆尔,他们仿佛都从她的世界消失了。[阅读全文]

那年的喜欢,让我们成长

“壹壹,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是与你一起慢慢长大。”朱恒毅目光灼灼,“我相信我们的喜欢,会成为实现梦想的力量。”[阅读全文]

曾以为能大战外星人

回武汉的火車开动了,贾亚亚依旧坐在我的对面。她告诉我,她已经有了男朋友,这次就是和男朋友赌气才会带着我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[阅读全文]

阳朔的山水间藏着青春住着少年

我曾经很羡慕骆江宁有聪明的头脑和极好的人缘,我就是这样默默地关注甚至仰望着他,他的离开不止一次动摇过我奔赴高考的决心。[阅读全文]

那些男孩,教会我爱与被爱

记得有人说过:“每一个在你生命里出现的人,都有原因,都有使命。喜欢你的人给了你温暖和勇气;你喜欢的人让你学会了爱和自持;你不喜欢的人教会了你宽容和尊重;不喜欢你的人让你知道了自省和成长。” [阅读全文]

是谁允许你这样放肆的爱我

仍然有电话孜孜不倦地追来,留言蓄满话机空间:连歌,你最近好不好?连歌,北京下雪了没有?连歌,你有没有按时吃药? [阅读全文]

每一秒,都是最好的模样

病床上的那个女孩背对着我,还是胖胖的,被白色的被子包裹着像是一个圆鼓鼓的球。其实这样也不难看啊,我很想和她說。[阅读全文]

七年等待远方的候鸟

初到小城的新鲜感褪去后,陈悦恩开始时常觉得陌生的周遭让她异常孤单,她像一根迅速蔫儿掉的蘑菇,终日闷闷的。[阅读全文]

青春里,那懵懂的爱情

她早上醒来的时候,看到的只有保温盒里的早饭和叮嘱她记得去上课的便笺。[阅读全文]

风从远方来

她看见原本空无一人的长街尽头,突然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,英俊凛冽,如同傲娇的白杨。[阅读全文]

想在有你的梦里长睡不醒

丁立河望着越来越远的飞机,想起去新西兰飞机上的那场梦,默默地说,但愿此生都能在有她的梦里,长睡不醒。[阅读全文]

每一个初夏的黄昏

那是她第一次遇见原初夏。那时已经秋天,他来偷枣,在院墙上努力用手勾探树枝,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。[阅读全文]

你来的那天,春天也来到

夏星时耳边恍惚响过那句她最爱的歌词,如今听来最是应景:你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,风景刚好。 [阅读全文]

那年冬天,北海道没有下雪

她知道,她终究无缘得见北海道的漫天大雪,也终究不会再见彩灯映衬下的札幌。[阅读全文]

谁能给刺猬一个深深的拥抱

我把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,顺从地将自己交给他去疼爱。他伏在我耳边轻轻说:“小刺猬,今后让我来保护你。”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