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姓传奇 - 百姓故事

秀才和和尚过桥

  秀才、和尚和一位村妇,同时来到一座小桥边,因桥太小,只能一人一过,但三个人都争着要第一个过,谁也不肯相让。那秀才自以为满腹经纶,就提议说:“[阅读全文]

带家具出租的房间

  在纽约西区南部的红砖房那一带地方,绝大多数居民都如时光一样动荡不定、迁移不停、来去匆匆。正因为无家可归,他们也可以说有上百个家。他们不时从这间客房搬到另一间客房,永远都是那么变幻无常——在居家上如此,在情感和理智上也无二致。他们用爵士乐曲调唱着流行曲“家,甜美的家”;全部家当用硬纸盒一拎就走;缠缘于阔边帽上的装饰就是他们的葡萄藤;拐杖就是他们的无花果树。      这一带有成百上千这种住客,这一带的房子可以述说的故事自然也是成百上千。当然,它们大多干瘪乏味;不过,要说在这么多漂泊过客掀起的余波中找[阅读全文]

吊死尸

  在某个公园的长椅上。      眼前有一柱喷水,高高地擎天喷射到傍晚的晴空中再落下,喷射上去再落下。      我边倾听着喷水的声音,边摊开两三张晚报看着。发现不管是哪家的报纸,都没有找着我要的新闻报道,只得冷笑着将报纸折起来揉成一团。      我要找的是刚好一个月前,记载着曝尸在郊外或是废弃空屋,发现被我勒死的可怜旧街女孩尸体的相关新闻报道。      虽然我与这位女孩彼此相恋,但是某天傍晚,因为看着前来与我相会的她,梳着桃瓣型(日本旧时十六七岁少女所梳的日式发型。)、穿着长袖和服[阅读全文]

没有归还的一天

  我曾有幸结识许多上了年岁但依旧容貌姣好的公爵夫人;然而,她们大抵都是些家道中落的贵夫人,身边只有一名身着黑衣的小女仆,住在托斯卡纳(意大利中部地区,以悠久的文化艺术传统著称,首府为佛罗伦萨。)式的衰颓的别墅中;栅栏做成的围墙,两株布满灰尘,像哨兵一样守卫着栅栏墙的杉树,遮掩了整座别墅。      倘若您在某位孤孀寡居的伯爵夫人的沙龙里遇见她们,您尽可以不合时宜地称她们为“高贵的夫人”,并且用那种国际流行的、古典式的、毫无生气的法语——马尔蒙台(让·弗朗梭·马尔蒙台(jeanfrancoismarm[阅读全文]

人椅

  每天早上十点多钟,佳子照例要目送丈夫上班。闲下来之后,便把自己关在书房里。她和丈夫合用一间书房,眼下,她正为k杂志今夏的增刊号创作一部长篇小说。      她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作家,近来声名远播,她的身为外务省书记官的丈夫,远没她那么风光。每天,她都要收到大量的不知名的崇拜者的来信。      早上坐在书桌旁开始工作之前,她都要浏览一下不知名的读者的来信。虽然每封尽说些老一套的无聊的话,但是出于女性的细心,无论什么样的来信,总是要读一读的。      她先从一些简单的开始,而后看了两封信及[阅读全文]

纪念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

  爱米丽·格里尔生小姐过世了,全镇的人都去送丧:男子们是出于敬慕之情,因为一个纪念碑倒下了。妇女们呢,则大多数出于好奇心,想看看她屋子的内部。除了一个花匠兼厨师的老仆人之外,至少已有十年光景谁也没进去看看这幢房子了。      那是一幢过去漆成白色的四方形大木屋,坐落在当年一条最考究的街道上,还装点着有十九世纪七十年代风格的圆形屋顶、尖塔和涡形花纹的阳台,带有浓厚的轻盈气息。可是汽车间和轧棉机之类的东西侵犯了这一带庄严的名字,把它们涂抹得一干二净。只有爱米丽小姐的屋子岿然独存,四周簇拥着棉花车和汽油[阅读全文]

剿匪记

1.匪患缘起1950年2月21日凌晨,资溪匪首曾皋九纠合闽赣边境泰寧、广昌、南城、光泽等县匪首率匪600余人,突然袭击资溪县城,残杀解放军指战员和无辜群众;抢劫军[阅读全文]

李少爷的糖堆儿

算计李治家住首善街,祖上是盐商,后来家道败落,到了老爷子这一代,只剩下了一座老宅,但总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。李治打小就好口糖堆儿(冰糖葫芦),而且一般的[阅读全文]

京城来了只大老虎

京城街头惊现一只恶虎,弄得人心惶惶,那还了得?天子脚下,岂容“老虎”耀武扬威……[阅读全文]

441号传奇

抗日战争爆发,这户何姓人家的儿子,报考了第一期空军飞行军官学校,毕业后便加入了抗战的行列,牺牲在抗战的战场上……[阅读全文]

铁骨梳大和尚

1襄阳城守将耶律楚风的儿子耶律呼雄率领几个家将,正在街上耀武扬威,应天笑怀抱宝剑,挡在路上,冷笑道:“耶律呼雄,你的死期到了!”耶律呼雄狂笑一[阅读全文]

君子留路后来走

白掌柜不甘陪着老东家张汉中一伙在山谷里冻死,扔下句“对不住了”便率领他那十余人扬长而去。被丢下的老东家站在雪地里木了半天,最后长叹一声。管家[阅读全文]

白鸭宰不得

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然而早年间官场中竟有一种令人发指的陋俗,官匪勾结,让无辜之人入狱顶罪,俗称“宰白鸭”……[阅读全文]

雪貂卧冰

光绪年间,辽东临江县城有位经营皮货的罗掌柜,五十多岁年纪,传闻他儿子罗满仓在外地做生意,邻居们很少见到。这晚,罗掌柜在城外一位朋友家中喝了点酒,乘着酒[阅读全文]

戏子无义

婊子无情,戏子无义;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……[阅读全文]

苦菊花

安六平睡得正香,突然滑嫩嫩的女人钻进自己怀里,他先是惊得不敢动弹,但一个女人睡在身边,终究是按捺不住[阅读全文]

刀下留驴

救了一头驴北宋仁宗年间,有个叫梁三的汉子,收山货为生。这天,梁三带着银子,来到舒城县一个叫张母桥的集镇。此时,他已人困马乏,便走进一家酒店,准备吃些东[阅读全文]

疯狗奇缘

日军接连死于“狂犬病”,背后到底有何秘密?[阅读全文]

父亲的仇人

明朝嘉靖年间,江南泾县杨柳村里有两个大户,一个人称“林大户”,一个人称“周大户”。林大户年长周大户十多岁,但两人一向相处得很好。林[阅读全文]

猎人经

早期,人们以打猎为生,传下了包罗万象的《猎经》。相传,看过《猎经》的人,打猎时可随心所欲、无所不能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