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的故事

爷爷睡在桃林里

奶奶去世后的第五年,80多岁的爷爷的身体开始衰弱,刚参加工作的我每个假日都赶回去陪他。在深秋的阳光下,我们靠着墙晒太阳,他半躺在躺椅里,看我织毛衣。那是[阅读全文]

那年爷爷陪读

没想到这所高中竟人满为患。虽然我报上了名,可学生宿舍已经安排满了,学校让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住宿问题。[阅读全文]

偷玉米的奇遇

上世纪60年代初期,由于众所周知的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即使在广大农村粮食也非常奇缺。为了填饱肚子,每到青黄不接的时候,村子里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悄[阅读全文]

守山洞

爷爷当的是国军。爷爷没上前线,而是守一个山洞。开初爷爷不愿意,爷爷说要上战场。[阅读全文]

爷爷的呼唤

又到一年清明。陈强连续在厂里加班一个月了,还要不停地赶工。车间主任说,那么多活,不加班怎么成?中午时,陈强去找主任请假,他想回老家。今年是爷爷过世的第[阅读全文]

爷爷聊发少年狂

爷爷退休前是大学的教授,独自居住在郊区的一栋三层别墅,一直是一个乡下来的保姆在照顾他。[阅读全文]

奶奶的阳光

1934年冬天,十六岁的奶奶嫁给了我爷爷。其实爷爷结婚是心不甘情不愿,是被曾祖父逼的。[阅读全文]

爷爷偷米

爷爷偷米,而且偷我家里的米,说了你们都不会相信。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碰上了,我也不会相信。[阅读全文]

杀鸡2014-03-17

鹰王

那时候,必定会有新一代鹰王出现。江湖之中,蛇、鼠永远不会绝迹。只要蛇、鼠不绝,鹰王便不会灭绝。[阅读全文]

和坤哥一起“流亡”的日子

1997年我读小学三年级,我从向阳小学转到了月山小学。最开始的那段日子里,对新的环境不是很适应,很少和班上同学说话,学习成绩也很差,经常被老师叫到后面的黑[阅读全文]

金国、银国和铜国

很古很古的时候,世界上有很多妖怪和巫婆,河里流着牛奶,岸边有很多果子羹,田野上飞着烤熟了的沙鸡。那时有一个国王叫戈洛赫,皇后叫阿娜斯塔西雅。他们有三个[阅读全文]

戏魂

旧时候,或者说在现在一些远离都市喧嚣的充满着浓郁乡土气息的村庄里,大家还是把看戏作为一件类似于过节性质的全民庆祝活动,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断然是不会去请[阅读全文]

爷爷没有看见的事

一个夏夜,我家吵翻了天。将爷爷隆重安葬罢,全家人围坐在爷爷生前常坐的桌子前。婶婶突然问,遗产怎么处理——她指的[阅读全文]

砒霜

我还是考上了大学,罗矮子在送我出山的时候,他把一个纸包交给了我,并说这是一包砒霜,你会用得着的。罗矮子说完就走了,我却把那包砒霜用力丢下了山谷[阅读全文]

爷爷夜过野猪岭

爷的坟埋在野猪岭上。攀上野猪岭,老远就能瞧见三爷的坟。望着那馒头似的小土包,我便想起三爷的音容笑貌,想起与他朝夕相伴的那杆枪[阅读全文]

爷爷的宝藏

闹钟响过后,布丽姬特从床上跳了起来,轻轻地来到客厅。客厅非常安静,只有桌子上那只雕着各种图案的闹钟在“滴答滴答&rdqu[阅读全文]

哭泣的骆驼

我爷爷刚满十四岁,就被我太爷爷送进北京城里的高记饽饽铺,成了一名小工。他在家里排行老二,姥姥不疼舅舅不爱。太爷爷的娘疼老大,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