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故事大全 > 情感故事 > 父亲的礼物 正文

父亲的礼物

2015年01月15日10:53:05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那个被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朝我招手,一脸讨好的笑容做作而虚伪。我转过身去,给他一个后背。

张大金的来访出乎我的意料,这个当初因为捡到一只流浪狗发家的男人,正志得意满地看着我。但无论他衣着怎么光鲜.都无法掩盖他的狠琐。他的刚做过的头发、一身名牌行头、以及那辆盛气凌人的奔驰车,只会让我心生厌恶。那个被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朝我招手,一脸讨好的笑容做作而虚伪。我转过身去,给他一个后背,可他叫着我的名字,声音嘶哑:儿子,是我。我是张大金。爸看你来了!

那个人,小兰说,他叫你。

我说,我不认识他。

小兰说,可他叫你儿子。

我说,那是个疯子。

小兰说。他不是你父亲?

我说,我们走。

张大金走过来。拍了拍我的肩膀,扭头去看小兰,目光慈祥而温暖。我知道接下来他会说,这是你女朋友,很不错的一个姑娘啊。我不想给他开口的机会,拽了小兰的手就走。小兰却说,你干什么?你怎么这样对待你爸爸

张大金说。这是你女朋友?小姑娘真不错。

小兰对他的夸奖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我说,什么女朋友,这是我的同学

张大金一愣,说同学你好。我是张宇的父亲,我叫张大金。我儿子,他很优秀的。

我打断他的话,说,你找我有事?

张大金说,没事啊,顺便来看看你。

我明白他所说的顺便是什么意思,听说他和那个叫乔丽的女人结婚后,一直要不上孩子,为了和那个女人要孩子,他跑遍了省城的大小医院。他这次来是为了看病的。

还没要上啊!我戏谑。

张大金尴尬地笑,说我没打算和那个女人要孩子的。真的!见我没做声,他又说,不要取笑你爸爸,咱说点别的好不好。你毕业了,找到工作了吗?

小兰不明就里,看我一眼,看他一眼,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。

我们吃饭去。张大金又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对小兰,这个来自安徽的女孩,我从没向她提起过我的父亲。一个在农村靠养狗发财的人,他的发家史,不值一提。可张大金不这么想,他把自己包装得跟一个三流企业家一样,作为我们那里的知名人士,他为村里修路,建福利院,去年还当选了村长。他令人不齿的经历,不值得炫耀,可他恬不知耻,甚至请了县里的一个笔杆子。要给他写传记。对这些我无可厚非,让我耿耿于怀的是他因为乔丽和我母亲离婚了。不过我承认,他是一个有脑子、可以说是很聪明的人。让我想不明白的是一个聪明人,怎么会做出那种稀里糊涂的事。那个叫乔丽的女人,离婚了,在镇上开了一家美发厅,她三十来岁,打扮得妖里妖气。他是怎么和她勾搭上的,我不得而知。我所知道的是他和我母亲离婚前,给我打来一个电话,说他离婚是迫于无奈,他支支吾吾,似乎有难言之隐。

小兰问我该怎么称呼他,叫伯父吗。

我说,什么伯父,叫大爷吧,要不叫大叔,现在不是很时兴叫大叔嘛。

小兰也真听话,居然叫了他一声大叔。

张大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皮,说大叔,叫大叔也好。走,我们吃饭去。我请客。

我说,我不去。

张大金说,你总是不肯原谅我,和我对着干。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我死了,家里的一切财产还不都是你的。张大金叹口气,又说,人非圣贤,谁能保证自己不犯错误啊。

小兰说,大叔好不容易来一趟,你犯什么别啊。

既然你要请客吃饭,那就好好宰你一顿。于是,我改变了主意,说那好,我们去望海楼吧。

望海楼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饭店,只要他踏进那个门.有钱让他掏了。小兰兴高采烈,在他的邀请下,坐上了那辆奔驰。他问我望海楼在哪。我说,你不是有导航仪吗。他笑了笑,说是啊,我怎么把这事忘了。小兰是第一次坐奔驰,她不无揶揄地说,你还是富二代呢。

我说,什么富二代,他就是一个土豪,我就是一个养狗的土豪的儿子。

TAG:父亲
上一篇:我要去少林寺下一篇:石榴花开
《父亲的礼物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bestgushi.com/r/q/20716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