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生故事大全 > 情感故事 > 父亲的遗产 正文

父亲的遗产

2015年02月06日10:03:42 来源: 作者:萧潇 查看评论
摘要:同父异母的兄妹,台湾大陆的亲情。父亲留下的遗产,是豪宅大院,还是金银珠宝?是刀戈再相见,还是一笑泯恩仇?

“等下你去给‘那边’打个电话,说下你爸的事情……”

爸去世那天,妈坐在空荡荡的病床边,平静地对我说。

沉默了片刻,我点点头,起身走出病房。

“那边”,对我和妈而言,是扎在心中的一根刺,既忽视不了也拔不掉,只能任由它横在那里,时不时地隐隐作痛着。

在爸去世前,我对“那边”的情况基本一无所知,只知道在海峡的另一边,爸还有个家,仅此而已。

电话打通了,是个中年男人接的,我极尽可能简略的语言告诉他:“我爸去世了,你如果方便的话,来参加葬礼吧。”

对方似乎愣住了,电话那头久久都没有声响。

就在我的耐心即将消耗殆尽时,终于传来了一声哽咽:“我尽快安排一下,马上动身!”

我应了声,而后默默挂了电话。

三天后,中正国际机场大厅外,我终于见到“那个人”——那个与我同父异母的亲人,那个跟我分享父亲却彼此陌生的男人,那个应被我称作“哥哥”的人。

他穿着一身崭新的藏蓝色西装,衬衫领口处的纽扣紧紧地勒住他的脖子,仿佛随时会引起窒息一般。我不自觉地感到一阵气闷,只好将视线移开,却不经意地瞥见他脚上那双过时的尖头系带皮鞋,我嫌恶地别过脸,尽可能不望向他。

“是小旋吧?”

他脸上带着近似讨好的笑容,微颤的语调里透着明显的紧张。

“嗯!”

我点点头,指指车子的方向,便自顾自地转过身朝车边走去。

一路上,我们两人都沉默相对。谢天谢地,他没有坐在我身边,而是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,否则会更加尴尬的。

“那个,我们现在是要去礼堂吗?”

“不是。去酒店帮你办理入住手续,还有,替你接风!”

我边说边从后视镜里观察他的举动,他似乎有些意外,先是一怔,而后勉强地笑笑。

我猜,他以为我们会安排他住在家里。

“呃,你知道的,家里就我跟我妈两个女人,不是很方便……”我不认为这样的安排有何不妥,但仍良心不安地解释着。

“嗯,我明白!”他用力点点头,而后便将视线转向车窗外。

短暂的对话过后,狭小的车内再度陷入尴尬的安静中。

入住手续办好后,我带他来到酒店中餐厅的包厢里,妈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。

他走进来的时候,妈微笑着起身朝他点点头。

“这位是我妈!”

阿姨好!”他此刻的表情与才见我时如出一辙,刻意拔高的音调里透着一丝紧张。

“是怀生啊,常昕你爸提起你呢!”妈客气地说着。

他闻言旋即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,看起来既兴奋又诧异。黝黑的皮肤下竟隐约露出一丝红晕,眼角深邃的鱼尾纹骄傲地上扬着,依稀间我似乎看到他眼底的水汽……

“真的?”

真的才怪,世上有哪个男人会笨得在老婆面前,经常提起他与别人生孩子

像我这般二十出头的女人都不相信的客套话,却让这个年过四十的结实汉子感动不已,他究竟是太过老实,还是太傻?

席间的气氛虽然还有些尴尬,但比起刚见面时,大家似乎都自在了些。

桌上的菜肴被吃了大半,妈突然放下筷子,端起水杯润润嗓后,对他说:“怀生,阿姨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!”

“阿姨,您说!”

他也急忙放下了筷子,一脸聆听教诲的样子。

“是这样的,你们的父亲刚刚去世,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,要过了头七之后才能下葬。我不知道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,但是在台湾这里,如果家族有墓地的情况下,是可以不必火葬的,我们家在台南乡下正好有块家族墓地。如果你不反对的话,我想将你父亲葬在那边……”

上一篇:石榴花开下一篇:灭了李果果
《父亲的遗产》故事地址:http://www.bestgushi.com/r/q/20793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