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故事 - 心情文章,心情短语

一天都是快活的

  我从小就喜欢早起,可是说不出早起有什么特别的好处,只是有这个习惯而已。    有人晚上不睡,早晨不起,说这是“焚膏油以繼晷”。我想:&ld[阅读全文]

有些人,注定跟你没关系

作为中年妇女,这几年,因为微信的普及,找到了很多失联的同学,由此主动或被动地加入了各类同学群。但是很快,我就退出一些同学群。因为,有些人注定跟你没一毛[阅读全文]

孤独的价值

  一    和别人混在一起时,我向往孤独。孤独时,我又向往看到我的同类。    但解除孤独毕竟只能靠相爱相知的人,其余的人扰乱了孤独,反而使人更感孤[阅读全文]

雨什么时候下

  雨什么时候下?风什么时候起?只一个“等”字。    等待即是整个生命,有时是盲目的,有时是清醒的。    当希望的未到来之前是等待,当它[阅读全文]

获得快乐,需要一点智慧

  比赛沒获奖,意大利人却能够狂欢、祝贺;获得了第三名,中国队员面露不快。这鲜明的对比,怎能不让人唏嘘感怀?个中原因令人深思:国人的“第一&rdquo[阅读全文]

老凶猫

老猫在我家一住就是多年,反正自我有记忆以来,家里就有一只虎皮斑纹的雄猫,好像也没什么名字,大家一提老猫就知道是指它,就像一提老爷子就知道是指对门的留长[阅读全文]

我和那个我

接到导员给我打的电话的时候,正在和前任科协部长王胖子在撸串,听着他低语这四年时光,也听着他高谈南下羊城、一展抱负。十五年的读书片段不自主的在汤锅表面油[阅读全文]

麻油的香味

有天经过厨房的时候,鼻子中传来麻油的香味,我知道一定是智恒师父在做他拿手的手擀面了。我把头探进去厨房,问智恒师父,要不要我帮忙?智恒师父回头看着我说,[阅读全文]

网名蜗牛慢慢爬

记得我第一次上网,第一个加我QQ好友的人,网名叫“蜗牛慢慢爬”。那天,网友“蜗牛慢慢爬”一上来就问:“你是新手吗?”我说:[阅读全文]

总统的拥抱

冬天的一个傍晚,美国纽约街头天寒地冻。他从一幢大楼里走出来,远远地看见一个小女孩在向行人兜售什么东西。小女孩转身看见了他,向他跑过来,说:“叔叔,[阅读全文]

蓝颜”到底有多蓝

一个女人可以没丈夫,但不可以没有蓝颜知己。没有丈夫,不代表一个女人不优秀。她可能极为优秀,也可能极其粗俗。[阅读全文]

沉甸甸的师恩

那年,我读初三。不知从何时起,我的心里对女性产生了一种朦胧的爱,特别是对坐在我前排的朱红。朱红是个来自农村的女生,很朴实,很美,笑起来如映山红般灿烂。[阅读全文]

瑶山的儿子

金秀坐落在桂中东部,巍巍的大瑶山绵亘在金秀河畔两侧。蓝怀民是我的发小。以前,大瑶山的乡亲们住的都是用茅草、树皮和木板盖起来的简陋茅屋,又阴暗又潮湿,使[阅读全文]

幼师与老板的差距

我是个幼师,女,25岁,没男朋友。二线城市,每月工资2000+。租房,五人合租隔间,幼儿园包吃不包住。卧室只能摆的下一张小床和一张书桌。 [阅读全文]

细心的男人

大家都说,只有细心的女人,没有细心的男人。可我家就恰恰相反,我老公就是一个细心的男人。他把家里大人、小孩的衣服归类得井井有条,春夏秋冬的一看便知;书房[阅读全文]

牵着猴子逛街的少女

两只猴子接连到访了我鸡飞狗跳的童年。它们贪吃、好动,喜欢邀功,被捉弄,是我最亲密的伙伴。直到不得不将第二只卖掉换钱时,我终于承认,猴子是我们这个奇特家庭唯一的财产。[阅读全文]

没有文化的启蒙老师

我的启蒙老师确实是没文化的。[阅读全文]

两块石头的惩罚

我和刘小海是同学,我们两家人还是邻居,因此,每天我和他一起去上学,放学也一起回家。我矮小,刘小海高大,走在一起,常常会有人取笑我,久而久之,我就对刘小[阅读全文]

情商就是教养

前几天朋友约吃饭,吃完之后一个住在我家附近的女朋友顺路送我回家。当我坐在副驾驶时,发现椅子后背极度向后倾斜,但是我也没好意思说。她发现了,就跟我说你调[阅读全文]

可以救命的故事

许久不见的闺蜜来上海玩,借宿在我家。这晚,我泡了壶花茶,和闺蜜聊起天来。聊着聊着,闺蜜对我说:“我前段时间遇到了一件事,差点丢了性命。”这话[阅读全文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