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 > 心情随笔 > 晚之韵 正文

晚之韵

2018年11月03日17:01:56 来源: 作者:佚名 查看评论
摘要:向晚的风,飘远的云,或流于天边,或起于海角,悄然撩动离人衣衿,轻轻撩拨心弦。是如懒散者的信步,游于云霄之外,弥漫了远履。春夜之风雨,夏晚之迷溭,秋

   向晚的风,飘远的云,或流于天边,或起于海角,悄然撩动离人衣衿,轻轻撩拨心弦。是如懒散者的信步,游于云霄之外,弥漫了远履。春夜之风雨,夏晚之迷溭,秋暮之黄落,冬严之沉重皆拜风君之所赐。那一年,我曾立于南海的边缘,应时光之约去看风之晚韵,不小心竟醉在梦乡里,醉在雾霭中;缭绕回旋的海音让人迷惘,时光约了我很久,神思都不曾随帆返航。

  
  云水之遥
  
  如今我揣测,你一定怀抱着一架古老的竹筝,茫然于时光彼岸,竟弹奏不出一曲五音不全的云水遥。似如心绪里有一片汪洋,虽无感于波涛汹涌。暮色渐深渐沉,流霞很远很红,我已忘了置身何处,海角的一片云火从记忆中逶迤而来,不早不晚赶在华灯初上之前,燃尽思绪里最后的一点点远光。几度寒暑夜,几囬风雨灖,近如咫尺,却隔云水之遥。无数个淡雅的清晨隔帘听风,数不尽落满余晖的黄昏临窗观雨,湿了心事,只不闻踏浪歌声。
  
  时光之深,深入悠远的驿道。或放马狂奔而去,或挂帆逐涛远程,竟也不达目之边际。勿惧山水太遥,只许梦远,即使于梦泽之畔,也切不可悲风而叹。去意既深且坚,云霓之外必不止于荆楚潇湘。我站于高远的城市一隅,抚摸着心胸中那份奔放的流,竟如触碰到那一望无际的湛蓝。海深水远航路漫漫,只心里起了仿若斑斓的缤纷,任时光久远鬓发斑白,断不能返程。
  
  岁月之约
  
  应岁月之邀,去守望如流的季候,只是叹白首。风已不是当年的风,人面也不似曾经。千里万里之遥,并不比岁月之悠远漫长。或如岁月真如风,越远就越能显示出其深度,越深越能显示之厚度。深度几何算最深,成熟几许算最熟,没有标准刻度。时光之风云常能挡住双眼,看不清在遥远的某个地方,有什么风尘弥远的景象是模糊视线的情景。也许只有盈怀才能牵远,也许岁月在水中流,也许时光如风扬,云一样笑脸的背后,或许还有缓慢绽放的绚丽在释放着温暖,只不得而知。
  
  天空的残阳有着苍凉的背景,黄昏的虚空里连鸟都不想飞过。只是觉得寓所僻寂幽琛,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凝然,大概环境让人习惯于安谧的心灵境界。于赛跑的时光中,我们逐渐地沉淀着昔日的微笑,等到有一天记忆都随风飘逝了,我们还是否可以记得到原来的样子。只是凭着风远的心帆飞扬而去,岁月中你我的背影与现实渐行渐远,远到这晚风都牵扯不到,微笑都变成了荒野的杂草在心里疯长。
  
  拜时光所托,我们用蹒跚的步履搭上了“老子”千古以来的便车,因为我们没能弄懂先生“其出弥远,其知弥少。”的真正含义。我们只能渺茫地站于历史的夕阳下,感受那一股股脕风之飘弄,像渴望晚餐的孩子一样虔诚。遥望着那西天将红的晚霞,于心里咀嚼着某种风味。究竟是如人们理解的那样,我们走出户外愈远,领悟道理就愈少。还是人们需要不断地去追寻,路越走越远就越能深入到某个未知的境界。或者如圣人们早已习惯于不行而知之,不见而明之,不为而成之的先知先觉,而忘了自已也是肉身凡胎。
  
  人类有思想的时光太久远,我们的领悟能力越来越不专业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这一股晚风当成了晚韵。
  
  一弯月如弓
  
  新月不待月圆,千年万载总如钩。夜来月阴之下,百姓小巷尽头,隐藏着含蓄的忧伤。风景依稀犹在,更深遥闻层楼清唱。新怨旧人守残弓,原本伊人布衣,不及楼檐金钩独揽月色。天上月圆,人间难圆。多少年来仰头,游于远夜,仿佛可以听到流水潺潺,似乎有随歌起舞的清欢。风揖之外,秀水千亩不寻舟渡。荷花池上亭台早已破败,即苏轼还在,断不能再弄清影。
  
  晚风清远,笛音流于岁月深处,流于渺远的河边树林;咫尺之外,夜有私语,仿如心跳。老街的麻石青砖上流淌着时光之月色,流淌着历史的足音。巷子口日渐衰老的光阴,锻造出了无数清风明月的故事。虚虚实实沉沉浮浮,纷纷繁繁里,有纵横捭阖的历史影像,有过去的疼痛,有未来快乐,还有一弯月如弓。
  
  夜来风轻,迷朦之外,是岁月不老的旧影。最不敢想,怕动了思乡,断不能忘,只是意识里已少了缤纷。
  
  我抬起头时,那一弯新月牙,正清瘦着如烟的晚韵。
上一篇:君子不器说葫芦下一篇:换城
《晚之韵》文章地址:http://www.bestgushi.com/sanwensuibi/xinqingsuibi/9509.html
评论留言:(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)已有0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暂无评论